一株樹齡超過860年的榧樹王,它的枝葉逐漸呈現出暮色般枯黃——最近兩年來,它先是盛夏季節出現大量落葉,繼而發現枯枝,然後是整樹樹葉在本該青綠的時候變得枯黃。
  榧樹王的衰敗背後,是一整片野生榧樹林受到了“攻擊”。毛竹的步伐遠快於榧樹,這無異於一場展開在毛竹、榧樹之間的戰爭,它們爭奪著土壤、營養和陽光,而爭鬥失敗的一方不會有掛彩、負傷,只有一個結果:死亡。
  這片省內最大的野生榧樹林總面積超過6000畝,如今命運堪憂。
  860多歲的榧樹王岌岌可危
  更別說榧樹林了
  這片省內最大的野生榧樹林始於富陽西部洞橋鎮的里仁村,大杭州範圍內整體面積超過6000畝,是富陽最為重要的香榧種植生產基地之一。葉文火就是香榧種植大戶,也是富陽香榧協會會長,他對這一帶的山林極為熟悉。“榧樹王有860多年的樹齡,將近30米高,三四個人才能合圍。如果再不保護起來,這榧樹王就要死了。”葉先生很著急。
  從富陽洞橋鎮開車10來分鐘就能到里仁村,再往西七八分鐘就能看著這棵樹王。一把巨大的樹傘以樹幹為圓心,形成了一個直徑超過30米的圓圈,配合著四周的毛竹擋住了大部分陽光。樹幹已多處開裂,還可見到一些樹枝墜落後留下的樹洞。在滿是溝壑的樹幹一側,是剛冒出的一些有氣無力的樹枝。
  葉文火發現,最近兩年來,860歲的榧樹王“老”去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議,先是盛夏季節出現大量落葉,繼而發現枯枝,然後是整樹樹葉在本該青綠的時候變得枯黃。和那些旁邊沒有毛竹的榧樹相比,兩者間樹葉的差別明顯——後者綠得發黑,前者則偏黃。
  葉文火說,榧樹長到八百歲只能算步入老年,遠沒到葉黃枝枯的地步。他擔心這株大樹的表現正是油盡燈枯。“活了幾百年,如果今天因為被毛竹侵占突然死掉了,無論從哪個方面都說不過去。”
  竹進榧退
  浙江最大榧樹林遭遇危機
  野生榧樹是一種生命力極為頑強的樹種,它和“活化石”銀杏一樣已經在地球上生存了億萬年。
  “搶不過毛竹啊,它輸了唄。”里仁村一位村民這樣說,榧樹是敗給了滿山遍野的毛竹,是毛竹搶去了榧樹的光照和養分,漸漸地就失去了活力。“那邊山上,一山一山的,越靠近村子,野生榧樹就越死得快。”
  野生榧樹在新登、龍羊片的山林中,數量不少,用里仁村當地村民的話說,“遍佈周邊80里”。里仁村村委相關負責人也證實,野生榧樹林的確受到了威脅,地域上逐漸縮小,數量上年年遞減。“一方面是村民砍樹種竹,另一方面是毛竹長成後和榧樹搶地。”該負責人說,大部分村民認為野生榧樹的經濟價值不高,上世紀九十年代曾有過一波砍樹種竹風潮。生長迅速的毛竹很快就影響了榧樹的生長,而且這種影響對於榧樹來說幾乎是致命的——榧樹根系呈淺表性生長,和毛竹的根系幾乎處在同一個深度的土層。“毛竹一旦成片,不僅遮掩住了榧樹的採光及樹枝生長空間,而且其根系近乎野蠻地拓展,又破壞了榧樹的根系,導致後者吸取養分受阻,時間一長,榧樹樹葉枯萎,進而導致死亡”。他無法準確給出整個榧樹林的面積縮減了多少,但初步的估計是,光里仁村,最近十年來“竹進榧退”的面積不會少於200畝。
  富陽首席乾果專家、富陽市林業局高級工程師吳發榮回憶,上世紀80年代初,他曾首次從新登九仰坪入山,過洞橋,考察野生榧樹生長情況,“那時候的數量比現在要多得多,幾乎到處都有”。“從洞橋鎮里仁村為起點,野生榧樹林一路向西綿延,過洞橋、萬市,到臨安,到諸暨……”據他瞭解,僅杭州地區,野生榧樹林的總面積就有6000畝,是浙江省內最大的一片原始狀態的野生榧樹林。
  錢江晚報記者綜合富陽、臨安兩地林業部門的消息,杭州境內約有野生榧樹近20萬株,其中百年以上野生榧樹近8000株,樹齡最高的一株榧樹超過1100年。
  可如今,毛竹,已經形成對野生榧樹林的全麵包圍,竹吞樹態勢正在發生。
  保毛竹還是保榧樹
  村民專家很糾結
  “大家只知道香榧而不認識榧樹,這有點本末倒置。”吳高工說,其實香榧只是榧樹中的一種,是基因變異後通過人工嫁接榧樹所得,“野生榧樹種群越多,其基因就更具多樣性,就越有可能出現比香榧口感更好、營養價值更高,甚至有極高醫療藥用價值的新品種”。
  按照這個理論,這些野生榧樹都能在嫁接後產出經濟價值高的香榧。那為什麼村民還寧可砍樹種竹呢?
  “三個原因,毛竹種植簡單且無需後續管理;榧樹嫁接成活的技術要求高、成本也高;村民對林地政策瞭解不夠。”富陽市某林業管理專家在接受錢報採訪時說,砍樹種竹基本上都發生在10年以前,當時的嫁接技術不太成熟,不少村民嘗試後不僅沒有讓接穗成活,反而導致了整樹死亡。“因為歷史原因,不少村民覺得林地林權十年一變,即使嫁接活了香榧,一紙變更就可能讓一切泡湯。”她認為,保護野生榧樹林勢在必行,但真要保護好榧樹非解決這些問題不可。
  “現在嫁接技術已經不是問題,成活率能達到98%左右。”葉文火說,以一株百年樹齡的榧樹為例,一般需接穗60個,總費用約600元,3年後掛果,6年後能產青果150斤,盛產時產量可達500斤。“青果收購價約15~18元,經濟效益很高。”葉文火說,只要能在林地政策上給村民吃下定心丸,不再變來變去,“退竹還榧”還是很有可能實現的。
  對於毛竹正在持續威脅野生榧樹林生存的問題,吳高工也認為時間緊迫。
  “光是某一個地域的保護效果不好,富陽臨安兩地的榧樹林連片,同屬天目山系,兩地聯手同建生態觀光保護基地才是根本之法。”他認為,一方面要凸顯其經濟價值,另一方面也要對百年古樹進行共同保護、共同研究。“野生榧樹全身都是寶,其樹葉、果實均有較高的藥用科研價值”。當然,實現該目標的前提是保護,“保護樹林的數量和生長環境”。
  榧樹是現存最古老的樹種之一,屬紅豆杉科,是集果用、藥用、油用、觀賞等眾多用途於一身的世界珍貴經濟樹種。其木材結構緊密,紋理細緻,堅實耐用,耐水濕,抗腐性強,產於浙江、雲南等地,色澤金黃悅目,氣味芳香怡人,千年長成,為製作各種高檔工藝品之珍稀良材。
  (原標題:浙江最大野生榧樹林陷生存危機)
創作者介紹

photoshop

dm14dmyap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